欢迎访问长沙市人大代表建议查询服务平台
关于支持商业航天发展的建议

建议编号:006

建议人:杨峰

提交日期:2021-12-29

建议内容:

目前,各省市均在大力发展商业航天产业,针对商业航天领域头部企业、创新人才、社会资本的争夺已经进入关键阶段。在此呼吁市委市政府在卫星特色应用场景、自主创新能力、基础设施建设、产业配套环境、行业保障机制等领域制定相关措施推动行业发展,抢占发展先机。

一、商业航天产业上升为国家战略

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发展商业航天产业,先后印发多个政策文件,引导鼓励商业航天产业有序发展,打造覆盖全球、运转高效的空间基础设施体系,进一步从体制机制上释放商业航天产业市场活力。

2019年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发布关于《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征求意见稿)》提出:鼓励外商投资商业航天产业的上下游各领域。

2019年6月,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商业运载火箭规范有序发展的通知》,强调“引导商业航天规范有序发展,促进商业运载火箭技术创新”。

2020年4月,国家发改委首次将卫星互联网纳入新基建范畴。2021年国家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 2035 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指出加快新型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首次提出打造全球覆盖、高效运行的通信、导航、遥感空间基础设施体系。

2021年中国新成立副部级单位中国卫星网络集团,在96家央企中位列第26位,将全面负责新一代天基移动宽带通信系统和北斗四代的建设,以此来应对国外越来越迅猛的商业航天浪潮,抢夺空间轨道和频谱资源。

2021年国防科工局发布的《关于促进微小卫星有序发展和加强安全管理的通知》进一步对微小卫星产业发展提供了指导性意见。

二、全国各地积极发展商业航天产业,各省都在抢占发展先机

由于民营公司体制机制灵活,更容易快速实现卫星的批量化生产,成为国家队的有益补充,倒逼体制改革。各省市都在充分利用政府和社会的各种资源和资本,大力推动商业航天产业的发展。

目前,部分省份已经开始在商业航天产业进行统筹和布局,因固有的航空航天产业基础和科研资源,北京、上海在商业航天领域具备先天优势,全国过半的商业航天企业总部选择落户北京;湖北、陕西较早设立了国家级航天产业基地(产业园),拥有一定先发优势;吉林省借助老工业基地的良好基础,正积极打造“航天省”。重庆抢先引入了东方红卫星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并提出打造全国太空互联网总部基地;四川成都预计明年建成年产200颗卫星的商业AI卫星工厂;河南郑州正建设中国商业卫星研发制造基地;福建加快高分卫星应用步伐,提出打造卫星技术创新应用高地;内蒙古加快构建卫星遥感大数据产业生态,等等。

同时,为抢抓商业航天产业发展的战略机遇,北京、上海、深圳、安徽、浙江、四川等地纷纷出台了支持商业航天产业发展的措施:

北京市出台《支持卫星网络产业发展若干措施》,加强政策支持,创新投融资机制,促进产业集聚发展。

浙江省发布了《航空航天产业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从培育火箭卫星产业链、延伸大飞机产业链等方面出发,构建“3+X”产业格局。

上海市发布了《推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卫星导航”专项工程实施方案》,制定了北斗产业园区规划,设立战略性新兴产业专项资金,大力推动商业航天发展。

深圳市发布了《关于支持卫星及应用产业发展的工作意见》,提出构建国际一流、国内领先的千亿级商业航天产业链,成立规模为500亿元的产业基金。

安徽省及合肥市发布的“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推动空天科技等前沿基础研究领域形成更多引领性原创成果,目前正在围绕遥感与数字地球科学、空天信息处理与应用等领域,引进一批高水平团队,带动一批重大项目,孵化一批高新技术企业,培育百亿级“空天系”产业生态。

以上多个省市在卫星特色应用场景、自主创新能力、基础设施建设、产业配套环境、行业保障机制等领域制定多个措施推动行业发展。由此看来,针对商业航天领域头部企业、创新人才、社会资本的争夺已经进入关键阶段。

三、针对湖南长沙商业航天产业链发展的建议

(一)引进具有创新优势的企业、培育内部重点龙头企业和行业头部企业,形成产业合力

政府牵头设立商业航天专项产业基金,积极对接国内外产业链头部和创新型企业,突出抓好产业链招商,编制产业招商地图,扶持在结构、材料、算法、宇航电子系统等领域具有自主创新能力和领先水平的本地企业,鼓励国有资本参股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航天产业链企业,在长沙培育出在全国排名靠前的卫星产业龙头企业并形成产业合力:

1.降成本。

卫星全产业链主要包括:元器件、部组件、卫星平台制造、卫星载荷制造、卫星发射、卫星运控、卫星数据应用等环节。目前长沙市在关键部组建、关键载荷上具备超强实力的研发机构不多,依托在卫星平台总体单位的产业整合优势,引进外部龙头或者创新优势互补企业,以“卫星工厂”整星制造为牵引,发展关键零部件产业集群,发挥集群效应,降低整星制造成本。

2.提能力。

关键零部件产业集群提升零部件研发制造能力,同时赋能整星制造的批量化生产能力,我省在卫星制造领域虽然具备比较优势,但在作为商业航天产业中最大价值组成部分的卫星应用服务领域仍缺乏突出的头部企业和有影响力的企业集群,强化“商业卫星星城造”的能力的同时,布局下游数据应用与服务的产业综合体。

3.建联盟。

组建商业航天产业联盟,引导我省国有航天企业、各大科研机构与高校和民营航天机构建立商业航天产业联盟,鼓励联盟内的国企、科研机构、高校和民企共同申报国家重大项目,提高议事谈判能力,承接大型项目的能力。

4.造名片。

通过建设卫星星座,控制卫星制造以及卫星数据应用两大关键环节,主导卫星发射,打造长沙特色的商业航天产业集群高地,牵引卫星及数据应用产业整体落地长沙,在长沙市打造中国唯一的商业卫星产业基地,推动长沙卫星制造业和服务业迈入世界一流行列。使具有长沙特色的商业航天产业成为湖南省产业发展“新名片”。

(二)颁布支持商业航天产业的项目和人才细分政策

1.项目支持。

民营企业承接国家项目体制问题不管是“星网工程”还是国家重大军民融合项目,民营企业在承接此类项目时都存在先天弱势,容易遭遇“天花板”,以独个企业之力难以成功,需要抱团作战。但目前政府层面尚未建立高层次、有效率的制度体系,企业之间仍以各自为战为主,尚未形成合力,难以做到对国家重大项目的集体攻关。

对我省有核心竞争力的商业航天企业,由省市政府出面为其参与国家级重大项目的竞标提供背书,联合攻关,提高成功概率。同时加大重大项目向上争取力度,帮助企业积极争取国家科技攻关、军民融合专项等国家政策,以及科技创新等省级资金支持。

2.人才政策。

出台细分的航天技术产业人才引进与培育政策,内育外引,打造“人才磁场”。对航天技术产业人才设立引进政策,打造虹吸效应;对中高级人才加大补贴,激发现有人才活力;推动企业与高校、研究所建立联合实验室,联合培养本省航天专业技术人才,及时补充新鲜血液和有生力量。

(三)联合多部门开放卫星示范应用场景,形成落地效应

开放应急管理、自然资源、生态环保、水利、农业、林业等各级部门对遥感、通信、导航卫星数据的需求场景,定向支持商业航天企业提供相应的服务,帮助企业快速完成数据产业链闭环,加快推动卫星科技成果的本地化应用以及后续卫星星座建设,保障航天信息产业重大项目、重大平台建设。

同时,在地理信息、住建调研、应急救灾等领域统筹市级大项目“一事一议”等政策,强化县(市)区、开发区主体责任,形成市县(区)联动、相互配合的产业政策支持体系。以科技创新重大项目等形式,以商业航天企业为主体,推动卫星星座建设和数据示范应用。



承办单位(主办):

市工业和信息化局

承办单位(会办):

市科技局,市财政局,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市生态环境局,市自然资源规划局,市水利局,市农业农村局,市应急管理局,市林业局,市人防办,市发展改革委

办理结果:

办理中